七月节与新米糍

多年没有在乡下过节,好多习俗几近遗忘。前不久,微信群中见朋友聊天,聊到了印糍,我突然想,我小时候家里就做过印糍…

多年没有在乡下过节,好多习俗几近遗忘。前不久,微信群中见朋友聊天,聊到了印糍,我突然想,我小时候家里就做过印糍,于是一些早已模糊甚至淡忘的记忆片段在我的努力搜索下渐次浮现。

做糍是新米已出且临近七月节之际的大事,最起码我们宁都客家人如此。七月节是祭祀祖宗的节日,每年的这个时节,家家户户都要做点新米糍来供奉祖先,既感谢祖先的保佑,也祈求未来更好。米糍的清香飘散在空气中,营造出一种节日的庄重与神秘。

做糍的原料自然以新出的大米为主,以稻草灰、黄荆籽为辅。稻草与黄荆皆为碱性植物,可以着色,亦可以提香。将稻草燃烧,以其灰滤出的碱水去浸泡大米,并撒上黄荆籽。黄荆有多个品种,以五叶为多,七叶却难得一见,但七叶黄荆最珍贵,据老一辈的人说,若能采集七叶黄荆籽,则可做出更优质的新米糍。当然,这也许是传说。大米要头天晚上就浸泡好,第二天把大米磨成米浆。大米经过一个晚上的浸泡,喝足了碱水,米粒膨胀,颜色由白转黄,米香也发生了变化,一种清香萦绕周遭,有妙不可言之感。

磨好的米浆盛放在木桶里,可以分作二份,一份加糖,用来制作七层糕或杯杯糍。做七层糕很费时,但因为是甜的,且口感松软爽脆,其受欢迎程度自然非其它类米糍可比,因此,就算再苦再累,我们也会多多少少弄一点。另一份则用铁勺一勺勺舀至锅中,加热,搅成团状,起锅,放至案板上。然后,将米糍搓揉成各种形状,码在蒸笼里继续加热直至蒸熟。最常见的当属条状,俗称条条糍。其次是牛舌状的,叫牛舌糍。比较稀少甚或罕见的则要数印糍了,一般家庭限于工具与时间,很少去做印糍的。我家因为有做印糍的模子,印象中似乎年年都做。

由于时间太过久远,很抱歉,我已经记不清我家的印子到底是什么模样了,模模糊糊中稍微有点印象的是,木质,长约十五公分,宽约六公分,左右各雕刻了一个凹状图形,中间按了一块可以左右翻动的木板,以利把米糍压成所需要的形状。

做印糍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一个环节,大概是新奇吧,有时候我们也会跃跃欲试,去尝试一番。但大人会嫌我们碍手碍脚,不需要我们“帮忙”,他们只需我们负责吃。虽然印糍的味道与其他形状的米糍并无本质区别,但因制作的差异,形状的特别,还是倍受我们孩童的喜爱。当印糍蒸熟后,我们就争先恐后地围在了蒸笼边,等待香喷喷的印糍入口。

在我的观念里,父亲很有才能,这做印糍的印子就是他自己动手做的,这毕竟是技术活,一般人做不出来,别人家要用就到我家来借。父亲不吝啬,无论是谁,只要开口,他都爽快答应。他不只会做米糍印子,印制冥币的印子也是自己做的,除了自家使用,几乎全村人都曾依赖过。这种简易“印钞机”虽然值不了几个钱,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为左邻右舍解决了很实际的问题,不至于在七月节这个很重要的节日失了礼数。

做新米糍是快乐的,虽然很辛苦,但我们可以品尝到自己亲手制作的美味,心情是很开心的。新米糍蒸熟后,首先要盛上一盘供奉祖先,待祖先歆享过后,我们才可以有滋有味地开始品尝,或蘸糖,或蘸辣椒,各取所需,各自为乐。新米糍吃法众多,可以干吃,亦可炒食。炒食用韭菜做配料是最佳搭档,味道绝杀,可以下酒,甚至可以当饭吃。

新米糍的保存比较简单,用稻草灰涂抹其全身即可。一般情况下,牛舌糍就是要留到以后慢慢吃的,所以必须将其藏在稻草灰里。吃的时候先将稻草灰洗干净了,再切片,配上韭菜一炒,一盘具有浓浓客家风味的米糍就上桌了。

如今,中元节又要来临,市场上已经有新米糍卖了。可惜,印糍这种特殊食品似乎早已淡出了我们的生活,我有很多年没有见了。市场上见的最多的还是条条糍和牛舌糍。有意思的是,杯杯糍倒成了最常见的食物了,似乎一年四季都有卖。

米糍
米糍炒菜

关于作者: 揭国生

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语文教师。以山水为纸,以双脚为笔,书写人生新篇章。专注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内旅游、摄影、美食等写实创作。 独家授权【村味网 cunwei.com】原创作品,转载请联系管理员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条评论